喜欢本站请转发给您的好友!您的宣传是我们更新的动力!!!

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美女同事家的惊魂半夜

美女同事家的惊魂半夜


  时隔三年之后,回头再去回忆那段时光还是让我亢奋不已。

  那是2006年的春夏之交,我刚从大学毕业到单位报到不久,大学生活和单位工作的反差让我一下还没有完全适应过来,单位的一切都让我感觉陌生而新奇。一段段旖旎的故事就在这样的背景下悄然拉开。

  任何事情看似偶然其实都是必然的,偶然的只是时间地点人物,必然的是起因经过结果。我从小就有姐弟情节,每次在网站上看的成人小说都首选乱伦系列,乱伦作品中游荡在感官刺激的天堂和道德沉沦的地狱间细腻的心理描写是其他类作品是不能媲美的,成熟的女性带给自己的冲击是致命的,就像那天下午初次见到她一样。

  那一天阳光明媚,我像往常一样到市场部去找华中大区的区域经理梅姐下达
预算指标。进了梅姐的办公室,发现她正和一个风姿绰约的中年女人畅谈。

  例行公事之后,我笑着说道:“梅姐,我们单位竟然还有和你一样美的同事
,难道我眼前就是传说中的两千金(斤)吗?”“看你油嘴滑舌的,我们有那么
重吗?”梅姐笑骂道。

  “有,当然有啊,别人都说你们的美重如泰山!”我东拉西扯胡乱调侃着。

  话题谈开之后,我得以逗留继续观察那位我之前从未见过的美女同事:秀发
披肩,眉如远山,眼似秋水,略施薄粉,一袭长裙难掩婀娜身段。最为精彩的是
脚上那双玲珑别致的拖鞋,轻轻包裹着娇小的青葱玉趾。也许是不太熟悉的缘故
,她对我和梅姐的谈话很少加入,只是浅浅地笑着。

  谈话中得知,她经常出差,老公在外地工作,女儿在爷爷奶奶家里。

  那她岂不是经常一个人独守空房,那一刻,我心里冒出了一个邪恶的计划。

  初次见面之后,我找到了她的联系电话。在一个躁动的午后,我给她发了条
短信。接到我的短信她很诧异,说自己正在去飞机场的路上,到广州出差要过几
天才回来。

  “多带点衣服,小心天冷哦!”对于大部分的女人,温柔的关怀是无往而不
利的。

  “谢谢你!你还蛮会关心人的嘛。”她很感动,说常年出差在外的生活已经
让她懂得怎么照顾自己了。我们约定到广州以后我给她打电话。我们就这样联系
开了,也许这一刻就注定了将来发生的一切,一切都那么自然,看似温柔的背后
我的欲望在汹涌。也许,她也一样!

  她到广州以后,我们就频繁联系。她总会在开会的间隙给我短信或者晚上睡
觉之前给我电话。心扉的闸门一旦打开,感情的宣泄就如洪水般一发不可收拾。

  谈话之中,我总是寻找机会带入那些敏感的话题。

  “你看起来像个小孩子,我感觉我像你妈妈一样!”不知道扯到什么话题的
时候她忽然说。

  “那你可以当我干妈吗?”

  “好啊。”

  “那你可以像小时候我妈疼我一样疼我吗?”我忽然灵机一动,设置了一个
小小的圈套。

  “可以啊。”她很爽快地说。

  “干妈,我尿裤子了,快来给我换裤子。”陷阱摆在她的面前,上面覆盖着
温情制成的陷阱盖子。

  “你开玩笑吧,那么大的人还会尿裤子。”她有点不解地问道。

  “我刚刚冲动了,反正我不管,我等你回来给我换裤子。”我战战兢兢地说
,估摸着她会不会生气。

  “我才不管你呢,自己解决。”她娇嗔道。

  我的放肆露骨并没有让她生气,我知道机会来了。
           

  机会来了,没想到的是机会来得那么快。三天以后,她回来了。回来的那天
下午我刚好不在家。那天晚上我回家后看到QQ留言才知道她已经回来了。

  第二天上班给她发了个短信,说想到她办公室看看她。见面以后,我定定地
望着她。她问我为什么老看她,我知道她想听到的问题的标准答案。

  “你好美!”说完以后,我脸都红了。

  “就知道贫嘴,我有那么美吗?”她脸上有一朵红云浅浅地升起。

  她说晚上有几个朋友过来,要我和她们一起出去吃饭,我摸不清深浅,心想
要是跟她的朋友搞熟悉了,以后还怎么开展我的秘密行动,于是婉言拒绝了。

  到晚上的时候,我正在家里上网,她给我发短信说她在我家小区门口。

  三分钟以后,我上了她的车子。下班以后,她换下了职业装,很随意地穿着
牛仔T恤,长发随意在脑后打了一个结。我没有问她要带我去哪里,我们就这样
心不在焉地闲聊着。她身上的幽香若有若无,就像城市里远处的灯火若隐若现。

  电台里播放着一首不知名的歌曲,暧昧的曲子撩人心弦。

  十分钟以后,我进了她的家门。刚进家门,一条小狗冷不丁冲了出来,除此
之外,家里空无一人。我仔细打量着她的家里,透过巨大的落地玻璃窗可以看到
远处璀璨的灯火,客厅顶上挂着五彩水晶灯,书柜里一排排的摆满了各式各样的
书籍,整个房间感觉宽阔而明亮。

  她抱着小狗又是亲又是摸,我恨不得马上变成那条小狗。

  她领我到卧室,让我自己玩电脑,便转身洗澡去了。这间卧室不大,房间里
有一张很卡哇伊的小床,小床边上放着一台HP台式电脑,这应该是她女儿的闺
房。

  我打开电脑,下载着蔡妍的MV《就我俩》。那个因为领地闯入我这个不速
之客的小家伙对着我狂吠起来,我不得不停下来哄着它。偶然间我发现浴室斜对
着卧室,透过卧室房门的缝隙,可以窥测到浴室的玻璃门,我很模糊地看到她把
身上的衣服一件件地褪掉,曼妙的曲线投映在玻璃门上。

  我的心跳以自由落体般的加速度不断加速,下体不争气地鼓了起来。浴室哗
哗的水声,让我浮想联翩:她的青葱玉指,娇美的脸庞,滑嫩的肌肤,高耸的乳
房,饱满的阴阜。

  过了许久,她从浴室走了出来,一身碎花睡裙,初浴之后说不尽的典雅。她
对我嫣然一笑就在我身边坐下,用吹风机吹着头发。美人出浴之后身体的幽香让
我昏昏欲醉。我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我只知道接下来我渴望发生点什
么。

  那一刻,我进行着激烈的思想斗争:她把我带入家中是不是意味着暗示我给
我机会,可是如果我误解了她的意思霸王硬上弓到时候场面如何收拾。我就这样
在她身体的幽香中,自己的激烈斗争中面红耳赤。

  一紧张就感觉尿胀,到卫生间解决完自己的后顾之忧后,无意间在浴室的篓
子里发现了她刚换下来的衣服,我蹑手蹑脚地一件件地拾起她的衣服,感受着衣
服上残留的胴体的温热,在篓子的底部,我发现了那套让我欣喜不已的黑色内衣
裤。我偷偷摸摸地拿起那件黑色镂空的蕾丝内裤,贴近私密处的那片窄窄的布片
残留着透明的花蜜,我情不自禁地用舌头尝了尝,一股淡淡的下体的味道让人欲
罢不能。

  害怕逗留太久被她猜疑,我急忙回到卧室。她还在吹头发,我给她推荐了我
刚下的MV,MV中诱惑的肢体表演和劲爆的音乐节奏让我热血沸腾,但是她看
上去好像并没有多大的变化,语笑嫣然。我摸不准她心里在想什么,绞尽脑汁的
谋划着自己的下一步行动。

  机会总是有的,但是如果你认为任何事情发展到现在一切都将水到渠成的话
,只能说你操之过急了。我就曾经历过很多深思熟虑过但是由于太心急而惨败的
案例,不过这一次,我成功了。那只小狗这时因为主人在身边而上蹿下跳,跳到
我身上来的时候我假装吃了一惊,身子往她身上一靠。

  我顺势花痴般地看着她:“你的头发好香啊!”说完含情脉脉地看着她。我
相信那一刻我的表现堪称完美,我的声音应该极富磁性而她的心里绝对有一只小
鹿在到处乱闯。可是我还是不太确定她的想法,我还需要试探。

  她说:“香什么啊,小孩子家知道什么。”“真的很香,让我好好闻一下好
吗?”我用很天真的眼神看着她说。

  她温柔地笑着,不置可否。这一刻,我已经很确定了,我不需要再进行试探
不需要再进行可行性分析,所差的就是接下来以怎样的方式上演。一场浪漫即将
温柔上演。

       

  我还记得那一刻大概是晚上十来点,初夏时节,气温宜人。

  我拥着她娇美的身躯把她放倒在床上。急不可耐的掀开她身上的碎花裙子。

  美人当前,人生快意。她的肌肤滑嫩如脂,胸部浑圆坚挺,两个乳头就像两
颗粉红的樱桃镶嵌在乳房上。我骑在她身上,看着她娇羞的容颜在这个欲望的夜
晚怒放。

  我轻轻地吻着她的嘴唇,感受着她口中香甜的津液。

  她开始低低地娇喘着,双眸微张微闭。嘴唇,耳根,锁骨,一直到胸部,我
把温柔缠绵的深吻覆盖在那我日思夜想的每一寸肌肤。我用手揉捏着乳房,舌尖
挑逗着乳房上的小樱桃。她的娇喘声渐渐失控,温软的小手伸进了我的裤裆,接
触到她软绵绵的柔荑,我的阴茎一下勃发起来。她握住我火热的钢铁般的阴茎,
不时揉捏着睾丸。胸部尽情之后,我转移了阵地,往身体下部转移,往我朝思暮
想的地方进发,往女人的双腿间男人的洞天福地出发。

  在我即将直捣黄龙之际,忽然响起了钥匙开门锁的声音。她一惊,把我从床
上掀起来,指了指身后的大衣柜,我慌忙按她的指示闪入大衣柜,大衣柜内黑布
隆冬的,伸手不见五指。

  只听?当一声,门开了,一个有力爽朗的中年男声道:“老婆,没想到我回
来了吧,今天刚好回长沙开会,想给你个惊喜,所以就没提前给你说”。

  “哦,我都快睡着了”她故意有些疲倦地说道。

  “不好意思,打扰老婆大人的休息了,我马上也洗了睡,你先等我一会。”

  “嗯,你去吧,你的睡衣在阳台上晾干了还没收回来。”

  “好,我马上就好。”中年男兴奋地说道。

  我暗暗叫苦,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这下好了,人家老公回来了,走也走不
掉,下一步该怎么办,可不可以趁他洗澡的时候溜出去?不行,这样要是被发现
,对我对她都不利,我马上否决了这个想法。我绞尽脑汁,想尽快脱身,越慌越
乱,能感觉到自己紧张得有些微微发抖。

  办法还没有想好,中年男人已经洗完回来了。我警惕地注意着他的一举一动
,要是他忽然打开衣柜发现我在衣柜里怎么办。我忽然想起前段时间电视新闻上
抢劫银行的匪徒,个个都是丝袜蒙面的。对呀,我也做一个入室抢劫的蒙面匪徒
,如果他发现我,我就趁其不备,给他迅雷一击,然后溜掉。我现在穿戴整齐,
完全可以装扮成一个合格的蒙面匪徒。我一边留意中年男人的行动一边小心翼翼
地在衣柜里搜寻看看能不能找到丝袜。

  中年男人梳洗完毕以后,走到床边歉疚地对她说:“老婆,你一个人在家辛
苦了。”

  “你也是工作太忙,我能理解。”她温柔地说。

  “等把手头上的这个项目搞完,我就申请调回长沙,以后我再也不丢下你一
个人了。”

  “男人以事业为重,如果你能回来那当然更好。”他的话似乎已经说过很多
次,她显得已经没有多少信心了。

  我忽然很憎恨自己,如此其乐融融的夫妻二人世界,竟然有个可恶的藏在衣
柜中的偷情者。

  “老婆,亏欠你太多,我今天晚上要好好补偿你。”中年男说完,就听见两
人悉悉索索的脱衣声,接吻时的吮吸声,以及女人低低的娇喘声,声声入耳。没
隔多久,就听见身体交汇时的撞击声。趁着这声音的掩护,我加紧在衣柜中搜寻
,终于让我找到了一条连裤丝袜,摸索了半天才把它套到头上。

  “嗯……嗯……嗯”她刻意压制着的叫床声低沉而舒缓,显得说不出的撩人
心魄。

  大约十分钟以后,只听中年男悲怆地嘶喊到:“老婆,我不行了,对不起!
”仿佛事业未成般的遗憾,同时身体的撞击声越来越密越来越大,女人的娇喘声
也越来越放开,终于在很大的一声之后慢慢归于沉寂。过了好几分钟,两人才起
床冲澡,然后只听啪的一声熄灯的声音。

  我稍微扭了扭弯曲已久已经发酸的脖子,计划着该怎么逃离这黑色空间,她
应该会为我想办法的吧,只是不知道她会用什么办法。紧张无聊之时,慢慢又听
到了男人的鼾声,也不知道鼾声响了多久,我也昏昏沉沉地似欲睡去。

  忽然一只手拉了我一把,我一惊还以为是那个男人发现了我,正准备采取防
卫措施,睁眼一看,原来是她。她轻轻打开衣柜门把我拉出来,她看我的这副蒙
面装扮吃了一惊,我赶忙把丝袜往头顶拉了拉。她蹑手蹑脚打开卧室的房门,我
跟着她走出了那间禁锢我半个晚上的惊魂地狱。

  来到客厅,透过窗外射进来的远处的灯火,她的身体凹凸有致,只着胸罩和
内裤。我忽然心头一热,回身紧紧抱住了她。她把我拉开,慢慢打开房门,摇手
示意,让我回去。我回头看了她一眼,在午夜时分,脱离了那片惊魂之地。

  那天晚上回到家,东方已经微微发白。我稍微在床上躺了一会,虽然很困,
刚刚经历的一切却让我意犹未尽也让我惊魂未定。第二天上班无精打采,同事笑
我晚上是不是当采花大盗去了,我心里暗暗心惊,难道我脸上写着这几个字吗?

  那天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不敢联系她,慌乱中从她家带回来的蕾丝内裤
和连裤丝袜静静地躺在抽屉里,每次看见都勾起我心里一圈一圈的涟漪。


【完】

上一篇:女工小杏 下一篇:总经理办公室里的变态服务

收藏本站 百度搜索 搜狗搜索 360搜索 百度地图 网站地图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 2015-2025 all rights reserved